坚守三尺讲台的力学宗师

发布时间:2016-09-19

1952年,华东水利学院初建,严恺亲赴上海邀请徐芝纶到南京华水任教,并出任学校教务长一职。让严恺感到意外的是,徐芝纶当即表态愿意到华水从事教学工作,但是拒绝接受教务长的职务,理由是不想当官,也不会当官。严恺告诉他,学校里的官和社会上的官不是一个概念,主要还是从事业务工作,但他仍然坚持自己的意见,只到学校当教师,坚决不当教务长。学校不得不尊重徐芝纶的不当官意见,1952年到1954年,安排他在基层教学组织——工程力学教研组负责大量的教学工作。学校的教务工作暂由副教务长负责,教务长职位一直虚位以待。1954年,经学校再三做工作,徐芝纶同意担任了教务长,1956年被任命为副院长。

徐老除了教学及管理工作外,就是编写教材,其一生编著出版教材11种共15册,翻译出版教材4种共7册。他编写教材基本在解放以后,从20世纪50年代起他就一直出书,包括《理论力学》《材料力学》《结构力学》《弹性力学》等全套的力学教材,《弹性力学》一著立远名。在80高龄时,还应高等教育出版社特约撰写了英文版《应用弹性力学》,这是我国向国外推荐的第一本英文版工科教材。《弹性力学》一书曾获1977—1981年度全国优秀科技图书奖,该书第二版获1987年优秀教材特等奖。徐老认真教学,著作很多,以实际行动表现了对新中国、对共产党的衷心热爱和积极拥护。

徐老的一生中仅有很短的一段时间从事实际的工程建设,大部分时间都在教书育人。他对教学认真负责,教学质量很高,并且十分重视讲课和备课。他的课质量高、效果好,是有名的,不仅在全校有名,而且在整个高等教育界,特别是在工程高等教育界都极负盛名。徐老在年老时,不仅我校,甚至其他一些地方也请他讲授如何讲课、如何传授知识的经验。

徐老重视教学工作,最根本的原因是热爱教学工作。他曾在一次会上讲过,如果身体允许的话,他要上课到90岁。然而后来他却谢绝带研究生了,他说:“年轻人想出国深造,挣些钱无可厚非,但是学成后要回国,如果我带的研究生出国后都不回国,我是不想带的。”在80岁后,还开了“弹性力学”选修课。谈起这事,他说:“我现在坚持教学,到两种情况出现了我就不教了:一是我现在上两个学时的课,在那样大的教室里,我的嗓子也还喊得动。当哪一天,我真的觉得精力不够了,我就不上了;二是如果背后有人说我这么大的年纪还霸住讲台不放,我也不会讲了。”大家说:“后一种情况不会有的,我们都希望您能够教下去。”后来,考虑他不是作报告就是要按时准点地来讲课,的确很辛苦,大家既不劝他不要教,也不鼓励他坚持下去。

徐老多才多艺,兴趣很广泛,消遣的途径也很多。他的体育很好,在清华大学读书时,曾经是学校400米第一名,校篮球队的队员。他喜好京剧,在逢年过节的集会上,能唱上一段,水平也能登台献艺。此外,还有其他的爱好,譬如在桥牌、跳舞等方面也很擅长。

教师育人主要靠以身作则,以言行影响学生。上课本身讲的虽然是知识,但可以看出教师的为人。徐老在认真做人、精心育人方面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有一天早晨,徐老走进教室给学生上课,班长“起立!”声喊得不响亮,学生站起来的时候稀稀拉拉、有站有坐、有先有后,很不一致。徐老生气地说:“重来一次!”然后,徐老用两分钟时间解释这件事:并不是一定要学生对他个人恭恭敬敬,重要的是作为学生,要在学校里通过一件件小事,养成良好的规矩和习惯,唯有如此,才能在将来做成大事情。

纵览这位教学巨擘的一生,你会发现他始终在用爱求解着教育、科研与生活的这道多元方程。徐老是一位卓越的力学家,也是一位著名的教育家。一生成就,化作桃李满天下。他的研究成果扬名世界,他的“桃李”构成共和国力学事业的脊梁。工程力学教研室的老师说徐老就是一个为了“桃李”的成长可以把自己身上的盛装脱给你而且为你的华丽出场把巴掌拍成几瓣的人。

徐老的课堂教学持续到80岁,倡导“学无止境,教无止境”,还把自己的教学心得写成教学研究。他有一篇影响广泛的《怎样提高课堂讲授的质量》论文,可谓是年轻教师提高教学质量的“圣经”,指导了一批又一批河海名师大家,对保证河海教育教学质量大有裨益。1979年,学校教务处就把他的这篇论文印发给学校教师学习。他从“掌握课程内容,了解学生情况,适当安排教材,认真准备讲稿,做好默讲试讲,注意表达方式,及时检查改进,不断努力提高”这八个方面来论述怎样提高课堂讲授的质量。从1937年8月他归国从教算起,这篇论文是徐老40余年教学经验的总结,非常全面、深刻、具体地告诉一位教师,如何从各个教学环节做起,以保证和提高每一节课的教学质量。

(张筑婴,徐芝纶外甥,曾为上铁直属通信段职工。本文参考了左东启《我印象中的徐芝纶》一文。)

来源:话说河海   编辑:李海峰   责任人:万国彤    字体:[] [] []   打印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