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忠青:忠诚为国 青胜于蓝

发布时间:2012-06-26

 金忠青(19452001),江苏南京人。1967年毕业于华东水利学院河川系水工专业。19687月分配到云南省水电建筑公司工作,1978年在华东水利学院河川系攻读硕士研究生,19811月留校任教,历任水电系讲师、副教授、教授、博士生导师。19838月至19859月赴荷兰德尔福特(水力研究所)进修。1990年起,历任河海大学设计院院长、河海大学副校长,民盟江苏省委副主委、主委、民盟中央常委,江苏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第八届、九届全国人大代表。

中国河流众多,故有“茫茫九派流中国”之说。而地处东南的江苏省则是更得水利之便。金忠青,这位生长在扬子江边的江南赤子,在其短暂的一生中与水利结下了不解之缘,并为我国的水利事业挥洒过辛勤的汗水。就让我们循着他曲折的生命河流,去体味他那江河入海一般的爱国、报国之情……

第一部分 为学篇

秦淮河比西子湖,瘦燕肥环风态殊。

画舫流波金粉滑,霭烟蒸梦艳歌浮。

柳梢削月三分白,灯影腴黄十里酥。

回桨悄然人去矣,吴江水冷蒋山孤。

——佚名

秦淮河是古老南京的发祥地之一。它的正流称为内秦淮,便是闻名天下的“十里秦淮”。它倒映过李香君血红的桃花扇影,也曾在朱自清、俞平伯名垂双璧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里荡漾……在南京西水关附近内秦淮和外秦淮之间,有一条回龙街。相传明初筑南京城墙时,明太祖朱元璋经常外出巡视建城情况。一次,他在视察了聚宝门以后,又转到三山门来询查,因街道路面尚未铺好,满街堆放着石子等筑路材料,交通为之断绝。“圣驾”只好在此折返回宫,故此街便取名为“回龙街”。少年时的金忠青就生活在这条街上。

金忠青的父亲是原国民党军队的一名中校军需官。抗日战争时期随着国民党军队的节节败退,他也带着家人一起颠沛流离。19459月,金忠青出生在四川纳溪县。解放前夕,金忠青父亲不愿随国民党去台湾,遂投诚并在南京定居下来。南京解放后的第二年,金忠青的父母离异,这一年他刚刚6岁。不久,金忠青父亲又给他们兄妹3人娶回一位继母,后来又陆续生下3个孩子。金忠青就是在这清贫的家境中和弟妹的啼哭声里度过了自己的童年和少年时代。

特殊的经历使金忠青较同龄的孩子早熟,上小学的时候他即表现出超出一般人的天赋。个头矮小的他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常常在课间休息时,金忠青伫立在操场边上出神地盯住秦淮河河面,他为水的特性着迷,看起来这么柔顺的水竟能浮起那么大的木船。校园里那几棵泡桐树静静地注视这个默默思考的少年。秦淮河使这个清贫少年的生活多彩起来,窗前读书的他偶尔会抬起目光看河水起起落落;在月明的夜晚看木船悄无声息地驶过,只留下河面一片散碎的灯影;有时夜晚捕鱼的老翁拉起网,月光立即变为无数银珠在经纬之间闪烁……秦淮河赋予了金忠青水一般的诗人禀性,并在他幼小的心灵中植入了与之一生相伴的水利之梦。

1955年,金忠青考入南京市第一中学。1961年,因为饥饿和清贫损伤了他的健康,患上结核病而休学一年。在这一年里,金忠青读书、绘画、刻印章,精神上的快乐冲淡了疾病带来的痛苦,初识诗词格律的他更加诗兴大发,他写了许多诗(可惜这一时期以及大学时期所记所写的日记、诗歌全在“文革”中被烧掉了)。他在阴阳平仄和起承转合中抒发自己的青春感受,挥洒自己对人生理想的憧憬;在方寸之间的金石碰撞中篆刻自己的个性。

秦淮河水枯了又涨,月亮圆了又缺,金忠青与共和国一起度过了困难时期。1962年,他考入华东水利学院。

钟灵毓秀石头城,人才蒸蔚起。

河疏湖蓄水利兴,工学昌明时。

横流浩劫水断绝,拯救数兆黎。

大哉河海奋前程,毋负邦人期。

菩下利物沐群生,智者惟乐水。

乘辇山行乘橇泥,祖述神禹绩。

天下有溺犹己溺,此志毋稍弛。

大哉河海奋前程,毋负邦人期。

——河海工程专门学校校歌 柳诒征/

金忠青在华东水利学院河川系水电专业学习。高等院校先进的教学设备和博学多才的教师使他兴奋不已。他的课堂笔记巨细无遗,他的作业和实验报告更是认真到了精美的程度,那工整的蝇头小楷和精描细绘的图表就像印制出来的一样,以致于老师在批阅的时候也禁不住赞叹:佳作!

正是这种严谨的学风使金忠青在学习中找到了乐趣,并且游刃有余地抽出时间去参加学 校里的许多活动。5年的大学生活中,金忠青以激情和才能展示了自己文理兼通的特质,他的一些诗歌和朗诵词在同学们中间交口传诵,至今还有人记得其中一些精彩的语句。金忠青甚至还创作了一个小话剧《一刻钟》,讲的是一个老人思想落后,得到别人的教育感染,然后恍然大悟的故事。剧中故事发生、发展、结局的时间是一刻钟,而演出的时间也正好是一刻钟。由于此剧独具匠心,后被江苏省京剧院改编为现代京剧在南京市公演过。

而使金忠青蜚声华东水利学院校园的,是由他主演的话剧《年轻的一代》。该剧讲述的是地质小分队队长肖继业在自己腿有骨癌并有可能截肢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在青海高原找矿,他还帮助教育因害怕艰苦而伪造疾病证明的林育生,最后以肖继业治好腿伤,影响教育带领林育生、林岚等人一起奔赴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为结局。身为学校文工团团长的金忠青满怀激情地演绎了肖继业这个角色,校园里因此而沸腾,金忠青也因此名声大振。熟悉他的老师和同学都觉得他是以本色演角色。

此剧的演出也泄露了他的一个“天机”,金忠青的几个高中好友来校观看话剧后“一针见血”地指出,这已不是演戏了嘛,肖继业和林岚在戏里戏外都有戏嘛。金忠青只好从实招来,并把扮演林岚的女同学姚琪介绍给自己的好友。

是文艺活动和共同爱好使两颗年轻的心贴近了,姚琪为金忠青的才华所折服,更被他的为人所吸引。她很惊讶:一个学理工的人竟有如此满腹文采,从事理性思维的人竟有如此感性的激情。他们的爱情也是奇怪的。别的人恋爱是花前月下,而金忠青却领着她寻古访幽;别的恋人是甜言蜜语,而金忠青谈得最多的是诗词、散文、书画、碑帖。他们去得最多的地方是美术馆,几乎是逢书画展必去。鸡鸣古寺、灵古深松、明孝陵碑廊都留下了他们幸福的足迹。金忠青曾为姚琦治印一枚,上刻“心比印更红”。

19687月,金忠青与姚琪等同学被分配到云南水电建筑公司工作。乘火车离开的时候,南京正值酷暑,“火炉”的温度如同他们对未来的憧憬一样热烈。“到边疆去!到艰苦的地方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这些以往写在纸上的誓言今天就要变成现实,怎不令人热血沸腾!

离别是雄壮的,没有哀伤。

列车向西南驶去,车轮把故乡抛在了身后。

不断加大的距离,不知拉长了多少父母的牵挂……

男儿有泪不轻弹,沧海横流好造田。

柳絮随风终坠地,梅花傲雪更增妍。

披星扫地身能健,秉烛攻书志愈坚。

喜见山花重烂漫,骄阳照我探川源。

——金忠青于西洱河

金忠青他们被派到大理的西洱河工程工地接受再教育。刚到西洱河工地,金忠青等人便被挑选到宣传队,发挥自己的文艺特长,到各个工程点去宣传毛主席的“最新指示”。

在演出的间隙,他们游览了数年前风靡全中国的一部名为《五朵金花》的影片的拍摄地:洱海和蝴蝶泉。洱海在大理市和洱源县间,点苍山东侧,以湖形如耳,风浪大而闻名,眼前的洱海就那么水碧天蓝地横陈眼前,怎不令人心旷神怡。大理白族女孩的头上都佩有漂亮的头饰,经过询问才知道这头饰代表了大理的四绝,即上关花,下关风,苍山雪,洱海月,统称为“风花雪月”。这些,使金忠青等人感到有趣:在这破四旧立四新的年代,竟然有这么多人头顶“风花雪月”走来走去。

金忠青和姚琪在这如诗如画的地方结合了。

云南省西洱河梯级电站建于洱海出水河道洱河上,位于大理市区西面的下关附近。它自1958年开始建设,是利用洱海作为天然调节水库,四级开发的引水式梯级电站。当金忠青他们来到这里时,工程已经进入二级建设。

天有不测风云,当金忠青、姚琪等为这里的山光水色陶醉,为热火朝天的工地而激动的时候,华东水利学院的一纸信函从南京飞到这里。让金忠青在以“风都”闻名的大理下关区重复体会到了政治风暴的威力。

当地掌权的造反派如获至宝,立即把金忠青等隔离审查。理由是“金忠青在华东水利学院期间恶毒攻击文化革命的旗手,是×××反革命集团的成员”。家是不能回了,被关进简陋的工棚里,白天与当地的民工们一起打风镐、爆破、打支撑、扎钢筋、拌混凝土,灰头土脸地穿着胶鞋在泥水里来去。

重体力的劳作和艰苦的环境没有吓倒金忠青,他用尽全力支撑着,到了晚上,他还要面对凶神恶煞一般的造反派的逼供。倔强的他对自己说的话毫不隐晦,而对不实之辞则据理力争,同学同事们经常听到工棚里的争辩声。他知道,当乌云散尽,太阳会照亮每一寸土地和每一颗心。姚琪虽然着急万分但又无能为力,在那个非常年代里有这样遭遇的人和家庭不止他们这一户。

这个来自江南的一介书生,在社会熔炉的锻打下,在严酷的政治和自然环境中,长成了一个充满阳刚之气的西部汉子,为今后人生的起起落落准备了一副钢筋铁骨。

1971年,林彪集团覆灭。消息传到西洱河畔,金忠青一声不吭,只干了一件事情,喝酒!当金忠青夹着铺盖走出关押他的工棚,见到在沙地上玩耍的女儿的时候,他第一次流下了眼泪。

这以后,共和国依然是风风雨雨,但金忠青在西洱河的处境有所改善。虽然并没有得到组织上给的“说法”,但将“金忠青”这三个字呼来喊去的声音没有了,他被人们称作了“金技术员”。在西洱河工地,随着这期工程临近尾声,金忠青有了较多的闲暇,为了改善生活,他与姚琪养鸡、养鸭,甚至还养了一头猪。秋天的时候,他们欢笑着敲打屋子旁边的核桃树。杀猪的时候,他们把同事、工友请来大块吃肉,大口喝酒。金忠青透过“金沙江”牌香烟的烟雾看着欢乐的人们,笑了,笑得像高原阳光灿烂的天。

四巉

万里西行亦壮哉,离情别绪且抛开。

登高岂畏岩阻,受业常虚若怀谷。

借石他山攻宝玉,取经异域育英才。

挽澜有术归来日,畅饮待君绿蚁醅。

——友人王世夏赠金忠青

19788月,金忠青考入华东水利学院河川系水力学及河流动力学专业,攻读硕士研究生。经受过整整10年风雨洗礼的金忠青感到自己被耽搁得太久了。回到熟悉的校园,呼吸着自由的空气,金忠青已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必须抓住每一分、每一秒完成学业,尽早以自己的学识报效祖国。

198110月,金忠青以优异的成绩取得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学校还选派他到荷兰德尔福特水力研究所进修。因为他过去一直学的是俄语,而去荷兰之前必须改学英语,于是被派到上海进修英语。在繁华的大上海,金忠青没有须臾的松懈,他十分珍惜这为期3个月的学习机会,背单词、读例句简直到了痴迷的程度。整整90天,金忠青在拼命。他以惊人的毅力创造了奇迹,终以优异的成绩过了语言关。

19838月,金忠青登机赴荷兰进修。在德尔福特期间,无暇游览这座风光绮丽的古老城镇,他如饥似渴地吮吸着先进的科技知识。他的严谨和好学,艰苦和忘我赢得了荷兰同行的赞誉。他们惊讶,这个黑头发黑眼睛的中国人何以有如此充沛的精力。

是满腔的报国热情给了他如此的能量。

在飞赴荷兰的飞机上,金忠青写道:

乾坤偌大任遨游,报国还须别九州。

欲挽昆仑云一片,他乡伴我度春秋。

198417雪霁游鹿特丹时写道:

鹿港恢宏四海通,欧桅傲雪指苍穹。

多情最是衔江日,望断江帆尽向东。

这两首诗把一个为报国而出国客作他乡,无时无刻不想念祖国、思念故乡的爱国游子的真情实感充分地抒发了出来。在金忠青的心目中,欧洲的东方就是祖国的方向,迎着丽日东行的船就是驶向祖国的征帆。思乡之情浓得难以化解,做梦也要回到长江之滨啊!

大江东去唱英雄,谁信沉疴锁卧龙。

四海波凝先哲影,五洲浪激后生胸。

远游为借他山石,发奋齐攀绝顶峰。

华夏腾飞同在日,黄陵得意更葱茏。

——金忠青于荷兰

19859月,他结束了在荷兰德尔福特水力研究所的进修,带着他在计算流体力学方面取得的成果回国了。

在计算流体力学方面,金忠青研究了自然界和水利工程中各种类型水流现象和伴随发生的热输运、物质输运现象的数值模拟,尤其是流动的精细模拟(Flow Refined Modelling)1986年以来,金忠青发表该方面的中、英文论文19篇。他在这方面的突出应用成果是为三峡工程1997年截流建立的水流数值模拟和图像动态显示系统,已经完成,得到三峡总公司的好评,作为三峡截流时重要的决策支持工具。这方面的部分成果已经获得水利部1989年科技进步二等奖;部分成果获得1997年电力部科技进步二等奖。

在工程水力学反问题上,金忠青研究了水力水工学、环境水力学、地下水动力学等领域提出的各类反问题,这是他开创和倡导的新的研究方向。建立了完整的理论框架,提出了一系列新的算法,并把现代控制论引入反问题的求解过程。1985年以来,金忠青完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工程水力学反问题”,发表论文15篇,经窦国仁院士等专家鉴定,认为“成绩突出,贡献丰富,成为独立一家的创新之言”,“达到国际先进水平”。部分成果获得水利部1996年科技进步三等奖。1997年,金忠青出版了专著《水力学反问题》,是国内该方面的第一部专著。

在水工力学方面,金忠青研究了与水工建筑有关的水力学问题,特别是高速水流问题。1982年发表了国内第一篇关于控制急流结构的论文《控制急流结构的水力设计》,1982年首次提出用曲率连续的曲线作为龙抬头式泄洪洞的反弧曲以避免空蚀破坏。完成国家“八五”攻关子项目“高土石坝龙抬头泄洪洞反弧段合理体型的研究”、“高拱坝泄水建筑物布置的油画模型”,电力部鉴定为国内先进水平。

他教研的突出成果,使他在1991年获得国家教委、人事部“有突出贡献的回国留学人员”称号,1992年获得政府特殊津贴,1995年获得江苏省“优秀学科带头人”称号,1996年获水利部 “跨世纪学科带头人”称号。数次被提名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

10多年的时间里,他共指导博士研究生20余名,指导硕士研究生近10名。他对学生关爱备至。他的学生都感到,金老师没有一点架子。有些博士生因为边工作边学习的缘故,常常是选在晚上、周末从三峡或北京赶到南京来上课。而这时的金忠青不论自己有多辛苦,多疲劳,总是安排时间悉心指导。这些学生在他的指导下,学业得到了很好的发展,陆续成为

我国水利事业的梯队人才。

面对如此众多的成果和成就,金忠青始终恪守他的人生信条:“莫问收获,但问耕耘”。

第二部分 从政篇

蹊径独开气不凡,从来富矿出边缘。

恃才敢绣神州地,创业何求博士衔。

硕果终能眩碧眼,春风同样媚黄颜。

攀登志在凌峰顶,一览群山小似拳。

——金忠青《赠友人》

人生最大的乐事,就是欣逢盛世并亲自建设它。金忠青赶上了这样的好时光,他的人生阅历和知识储备在祖国踏上振兴之路时厚积薄发了。

19861月,金忠青加入了中国民主同盟,后又加入中国共产党。他由此找到了政治上的归宿。1992年,金忠青被任命为河海大学副校长,主持学校科研管理体制改革。他注意调动教师的科研积极性,平时不是坐在办公室听汇报,而是身体力行地带领科研人员数次赴三峡、小浪底等大型水利建设工地,走访成都、昆明、长沙、北京的多家水电勘测设计院,承接横向任务与“九五”攻关国家重点科研课题。在金忠青的带领下,河海大学的科研规模不断扩大,科研水平不断提高。金忠青还协助学校的主要负责人,对学校制订的“211工程”建设规划提出积极的建议,抓组织、抓落实,使得河海大学顺利通过“211工程”部门预审,紧接着被国家教委、计委、财政部列为进入“九五”期间立项论证的58所高校之一。

由金忠青负责主持协调的第一届全国水利运动会和河海大学80周年校庆大会,都取得了圆满的成功。

1993年、1998年,金忠青先后当选为第八届、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为了不辱使命,他十分注意倾听和征求各方面的意见,在充分调查研究的基础上认真分析与思考,以科学态度撰写议案。在全国人大开会期间,他曾先后就可持续发展战略、水资源和环境保护等热点问题发表了具有建设性的真知灼见,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注与好评。

金忠青是一位性情中人。坎坷的经历与科学的熏陶使他爱憎分明,他为人和善但绝不流于庸俗;广交朋友,但绝不与拍马逢迎之辈为伍。他的豪爽使他不但在工作上结交广泛,还使他以诗、以文、以酒会友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与过去的老师王世夏先生以诗唱和十数载,相互切磋诗歌艺术,成为一对志趣相同的忘年交; 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水利科学院院长窦国仁先生是金忠青的酒友,他们既是事业上的同志,又是学术和科研上的合作者。相同的境界和追求,使他们每每在工作之余举杯小酌,往往能在无言中感到友谊的醇厚和生活的芬芳……

春水暖春江,满目山川着艳妆。

姹紫嫣红青未了,晴也芬芳,雨也苍茫。

展翅正翱翔,阵马风樯写瑰章。

启后承先才脱颖,情自铿锵,景自祯祥。

——凌一清

《南乡一剪梅.贺本社(石城诗社)金忠青诗友荣膺我省要职》

19974月,金忠青担任了江苏省人民政府副省长。面临一个全新的工作领域,他肩上的任务更重了。

作为分管全省科技、文化、体育工作的副省长,金忠青首先从熟悉国情省情入手,下到基层进行考察、调研,了解掌握情况,不断完善自己的工作思路,逐步适应新的工作需要。

作为学者型的政府官员,金忠青在许多重要场合都被当时省委的主要领导称为:有教授、博导职称的副省长。他把严谨的治学态度带进了自己的工作之中,在充分理解党中央和国务院有关指示的前提下,结合江苏省具体情况,细致而富有创新地开展工作。

金忠青多次强调,江苏是一个有着悠久文化历史的省份,我们要在建设经济大省的同时,建设与经济发展相适应的文化大省。他号召全省的文艺工作者深入生活,多出优秀作品,为精神文明建设贡献力量。他说:“建设文化大省是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我们必须有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大力提倡敬业精神和奉献精神。我们要抓住改革开放和现代化的机遇,以只争朝夕的精神,努力创作生产出更多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优秀作品,尽心尽责地挑起建设文化大省的重担。”

1998年,金忠青代表江苏7千多万人民,在四川接过了中国艺术节的会旗。他在筹备第六届中国艺术节动员会上号召:2000年第六届中国艺术节,是迎接新的千年之际的盛会,将展示整个中国的文化艺术的风采和成就,因此无论就政治经济还是文化而言,意义都非常重大,这是人民的节日,也是全国文艺工作和文艺作品的大检阅。我省是国内主要的经济大省之一,几年前就提出建设文化大省的目标,我们承办第六届艺术节,要办出经济大省、文化大省的风采。要把这一届艺术节办成文化艺术的‘全运会’,办成21世纪的文化艺术繁荣发展的里程碑。”

作为一个长期从事科研工作的人,金忠青深知科学技术在现代化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而科技的进步取决于人才的培养、教育的发展。经过2年的调查研究,分析归纳,金忠青在1999年第七期《江苏经济》上发表了题为“依靠科技进步推进可持续发展实验区建设”的文章。他在文中写道:“10多年来我省可持续发展实验区建设取得了长足进步。根据国家统一部署,全省各个可持续发展实验区在人口控制和素质提高、生态环境保护与治理、社会建设与管理、资源开发与利用、城镇规划建设等方面,进行了积极的 理论探索和卓有成效的工作,形成了国家级、省级两个层次8个实验区的发展格局,在依靠科技进步促进经济和社会协调发展方面取得了初步成效。实现跨世纪发展目标,要积极着眼于未来的发展,着眼于经济和可持续能力、环境的承载能力与资源的永续利用,进一步促进可持续发展建设区建设,创造并保持人类社会与生态环境、人与自然的和谐与发展。”

金忠青把这一思路贯彻到实际工作中,大力实施科教兴省战略,制订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推进科技产业化的一系列政策和措施。积极推进沿江火炬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带和苏北星火产业带的建设,培育新兴支柱产业,指导建设南京海峡两岸科技工业园、苏州留学人员创业园;大力推进文化大省建设,围绕江苏省承办2000年第六届中国艺术节,抓好文化基础设施建设,组织推进广播电视、出版发行体制的改革和发展。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金忠青组织有关部门制订江苏省体育可持续发展规划。他为我省科技文化体育等社会事业的发展和精神文明建设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19986月,我国长江流域发生特大洪涝灾害,江苏省沿江地区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险情。原本没有抗洪任务的金忠青主动请战:“我是一名搞水利的工作者,应该到抗洪前沿去发挥作用。”经省委、省政府同意后,他亲赴镇江指挥抗洪。

镇江市长江线长,江中洲岛多,共有308公里江港洲堤,防汛任务十分艰巨。自623日沿江全线超警戒水位以来,一直高居不下。到730日,超7万立方米/秒流量的天数达到25天。由于长时间大流量的冲刷,沿江各地出现了多处不同程度的险情。共发生坍江10处,且坍塌面积大,坍岸距主江堤近,情况危急。由于镇江多数堤防为砂土和粉砂土筑成,江洲堤防和通江河道堤防的标准不高,在高水位下全市共有45处堤防出现渗漏现象。沪宁铁路句容段位于长江和丘陵山地之间,一遇暴雨就会形成山洪、江水夹击的态势,通江河道一旦决堤将直接影响到沪宁铁路的安危。

镇江要想镇住不断上涨、快要溢出的长江谈何容易?!

镇江在告急!

江堤上灯火点点,仿佛是值班、巡逻者警醒的目光。七里甸镇征润洲江边头堤,一行人踏着泥水走上江堤。两位巡逻的同志赶来询问,在手电光的映照下,才发现原来是副省长金忠青和镇江市委书记方之焯等负责同志,带领水利专家在检查江堤巡逻防护情况。

金忠青就是这样经常出现在江堤上,督促检查工作。他十分重视调查研究,强调各级领导干部一定要亲临第一线,深入最前沿,了解第一手资料,做到胸中有数,沉着应战。

他还强调充分发挥专家和技术人员的作用,把负责的态度与科学的精神结合起来。实践中,金忠青对专家组的工作方式做了改进。一是要求专家和军队指挥员、地方领导合理配置,跟随领导小组行动,及时作好参谋,使专家的技术指导能够通过指挥员迅速得以落实。二是要求各级专家组立即广泛开展宣传普及防汛基础知识的活动,结合反滤导渗工程的实施,逐级现场培训,提高巡查守护人员的应急能力。三是加强各组专家之间的信息交流,小险分散活动,大险迅速集中,群策群力,共同对应。这一方法在以后的防汛实践中得到了很好的应用,发挥了很好的效应。

810号凌晨,接到驻江心洲专家的急报,丹徒县江心洲主江堤发现管涌,金忠青立即拨通与市主要领导和部队首长的联系电话,发出了驰援江心洲的命令。现场距主大堤约80米,在一个鱼塘和一条小河里分别发现了管涌。浑浊的水带着泥沙不停地从甬道中翻出,形成的锥堆从1米多深的水底一直堆到水面。现场众说纷纭,有人建议做反滤,有人建议建围堰,有人要听上级的指示。金忠青紧急召集专家听取意见,果断地采用了抢做蓄水围堰的方案,并命令所有人员服从统一指挥,按照建围堰的要求分工负责,迅速行动。围堰渐渐露出了水面,抢险工作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经过一天的艰苦奋战,江心洲的险情基本得到控制。

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终于在军民全力抗击下缓缓退去。在天灾面前,我们的指挥员、军队和人民表现出如此的胆略和毅力,这在当今世界是罕见的。

对于担任政府实职,金忠青深有体会。他认为,最重要的是摆正自己的位置,自觉接受党的领导,从人民的利益出发,努力做好自己分管的工作。要正确对待社会上的一些错误议论。要挺直腰干,理直气壮地去做好工作。

19977月,金忠青担任了民盟中央常委、民盟江苏省委主委。

金忠青始终提醒自己:“民盟是一支队伍,带好这支队伍就是对党的事业负责。”在许多重要场合,他都强调要讲政治、讲党的领导、讲正气。他号召全省盟员响应民盟中央名誉主席费孝通“多做实事,多做好事”的号召,在江苏省要“多出人才,多出成果”,为江苏的两个文明建设出力。他指出,全省民盟工作的思路是,突出一条主线,抓好两个重点。一条“主线”就是继续搞好政治交接,核心是把老一辈民盟成员在长期革命和建设实践中形成的优良传统和高尚风范一代一代传下去,确保民盟组织能够经受起各种考验,保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得到坚持和发展。两个“重点”就是加强自身建设和提高参政议政水平。

金忠青和省民盟的其他领导人一起,带领全省各级盟组织和广大盟员,认真贯彻“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方针,积极参政议政。他对全省的民盟工作提出“坚持方向,带好队伍,多出成果,多出人才”的总要求,并确定了民盟工作的基本原则:抓学习、重大事;抓调研、重成果;抓组织、重人才;抓活动、重形象;抓制度、重规范。他根据江苏民盟的实际,从增强民盟活力、凝聚力、影响力入手,加强组织建设和思想建设;围绕中心,服务大局,提高参政议政水平;发挥优势,注重实效,服务两个文明建设。为开创江苏省民盟工作的新局面,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性耽典籍,文理兼优,

育李培桃多建树;

天嫉贤能,英年遽逝,

雄才大略未全施。

——友人王世夏挽金忠青同志

199911月,正当金忠青为着理想奔忙时,不幸降临了。

在一次体检中,他被查出患有胰腺癌。令人难以相信,这么一个精力充沛的人怎么会患上这种疾病?去上海瑞金医院复查,结果依然。

金忠青没有被吓倒,他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不是没有预兆的,不久前校友聚会上,老同学提醒他脸色不好,要注意身体;平时解乏提神的酒,不久前也失去了诱人的魅力。

治疗是痛苦的,大剂量的化疗就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也不能承受,金忠青凭着坚强的毅力配合着医生的治疗。

医生说,实在疼得厉害就喊几声吧,这样可以好受些。金忠青笑了笑,继续默默承受着病痛和治疗带来的痛苦。他对前来看望他的朋友说,我的父母已届八、九十依然健在,我一定会治愈并长寿的。

在病房里,金忠青仍关心着党和国家的大事。2000年,第六届中国艺术节在江苏如期举办,他在电视里看到了“六艺节”的盛况,欣喜之余,握笔写下了“七律?贺第六届中国艺术节在江苏举办”:

歌如扬子无穷浪,弦是钟山不老松。

五市诚迎五洲客,千年共建千秋功。

人民节日人民办,艺苑贤齐艺苑红。

却待万人空巷日,旗标“六艺”论英雄。

金忠青被医生准许抽烟,他心里明白:属于自己的时间已不太多了。他抓紧时间交代省政府的一些工作和学校里教学、科研方面的一些未尽事宜;谋划和指导民盟工作,并多次向 党组织提出有关工作的意见和建议……

唯一没有提及的就是自己家的事。

在金忠青病重时,他常常示意姚琦坐在他的病床边,在静谧中他可能又忆起了学校舞台上那《年轻的一代》和洱海边盛开的茶花……

金忠青心中牵挂着年事已高的母亲,他要家人不要将他患癌症的消息告诉母亲。因为他知道,风烛残年的老母亲是受不住这沉重的打击的。家人按他的意思,都哄骗老人说,金忠青出差了。所以,自住院之日起,他就没有见过母亲。

在金忠青弥留之际,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但他用目光搜寻着,人们知道,他这是在找寻自己的母亲和女儿。当她们来到他的病床前时,一颗泪珠从他的眼眶缓缓流出……

2001213610分,金忠青在南京逝世,享年55岁。

友人王世夏和凌一清同志为金忠青致挽联:

忠诚为国,效力江苏,德才兼备,何期噩耗惊传,痛悼英年早逝;

青胜于蓝,献身河海,科教双馨,堪称红桃遍树,怎忘伟志长存。

(王震峰 侯德志)

来源:《群星璀璨》   编辑:吴富伟   责任人:    字体:[] [] []   打印

最近更新